大阪大阪大学小孙女考上了日本的大学

毕业于日本的JCL外语学院

在大阪大学的校园里

大阪、阪大:我记得孙女在日本考大学

商子雍

大阪是日本重要城市,据百度百科报道,在2019年世界宜居城市排行榜上,奥地利首都维也纳连续名列榜首,澳大利亚墨尔本和悉尼分列二、三位,日本大阪排名第四,成为亚洲最宜居城市

关于中国的城市,最高的是苏州,世界第75位,还不错!

阪大是大阪大学的简称,借用了百度百科的介绍:这是总部设在日本大阪府吹田市的日本顶尖研究型综合国立大学,作为日本文部科学省设立的超国际化大学计划a类顶尖学校和7所指定国立大学之一,在世界上占有重要的学术地位。

2018年7月,我和伴儿进行了大阪之旅。 同行的是孙女商思涵。 那年她16岁,在西北大学附属中学刚从高中一年级毕业。

那个时候,我们重点访问了京都市。 我观光了清水寺、伏见稻荷大社、三十三间堂等当地的名胜古迹。 我发现孙女精通日本历史文化,也有与当地人的语言交流能力。 我知道这是因为在那之前她和爸爸妈妈一起访问过京都,这产生了对这个城市的喜欢

在三十三间堂,瞻仰了一千多尊被日本人奉为国宝的栩栩如生的千手观音像后,孙女突然说,她正在考虑今后来日本上大学。 是件好事。 我和老伴马上同意,好好学习日语,好好学习英语。 否则,不能来日本读大学。

离开京都,迁居大阪,就在住宿的酒店门的外面,有一座赫赫有名的心斋桥。 周围宽阔的街道是狭窄的小巷,灯光是红酒绿的,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国的游客(中国人占了不小的比例)去花钱。

我们在这个城市的三几天,几乎没有去玩。 时间都是用来享受美食,有节制地购物的。 虽然当地有有名的大阪大学,但是我不知道。 孙女应该知道,但从没提到过。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她当时神圣的是京都大学。

就这样回到西安后,在爸爸妈妈的具体帮助,爷爷奶奶的大力支持下,商思涵开始为上日本的大学做准备。 在参加高中毕业考试之前,她没有和同学一起做迎接高考的最后冲刺,而是尽力提高日语和英语水平,通过了英语和日语N1的考核。

2020年4月,她将飞往日本关西机场,前往位于京都的JCL外国语学院继续学习,并于当年11月之前参加日本政府举办的外国留学生考试。

但是,突然新冠肺炎的流行,让商思涵的留学计划变得暗淡,不能按时去日本JCL外国语学院,只能去西安上这所学校的网上课。

特别是8月以后,她西大附属的同学开始陆续收到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下车后各自进了大学的校门,开始了新的学习生活,她呢? 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拿到去日本的签证。

商思涵在我们面前什么也没说,她的不安,爷爷奶奶怎么会不知道呢! 而且,对于经历过锁国时代,知道那个时代的痛苦的我们来说,更大的担忧是国门的再次关闭。 这样,受挫的绝不仅仅是做生意,而是我们一家,乃至一个多灾多难的中华民族。

幸运的是,最坏的情况没有发生。 10月下旬,去日本的签证终于发放了。

29日凌晨,我和老伴儿在家目送商思涵。 她在父母的陪同下前往南京,在那里转机,一个人到达大阪关西机场,乘车入住了位于京都的JCL外国语学院。 当然隔离14天。 隔离结束一周后,参加了由日本文部科学省组织的外国留学生考试,取得了680分的成绩。

其次是参加相关大学更严格的校内考试。

商思涵考了国立大阪大学和国立鹿儿岛大学这两所大学。

鹿儿岛大学的考试于2021年2月9日举行。 想着这次考试是为了冲刺大阪大学而热身的商思涵,坐了好几个小时的高铁去参加考试。 只是面试,难度似乎并不高,顺便在这个日本最南端的观光地开心地玩了几天。

回到京都JCL外国语学院后不久,16日接到了录取通知,但我知道商思涵不可能乐意去这样的日本大学排行榜上第20名以上的学校。 她的目标是排名第三的大阪大学,但这所学校的考试一直很复杂很难。 2月25日的笔试需要5个多小时,面试也不容易。 特别是考试问题的日语和英语之间的翻译。

看来,考试结束后,商思涵觉得自己心里也没有底,她对我们说:“我尽力了! ”。 我们回答说:“虽然已经尽了最大努力,但是万一发生了这次的错误,我们也可以选择去鹿儿岛大学,或者明年再考。” 好好休息,放心等我! ”话虽如此,但无论是日本的商思涵,还是西安的我们,显然谁也放心不下; 事后商思涵告诉我,在等待结果的那一天,她几夜没有睡好。

好在等待时间很短,3月9日一大早,就接到商思涵考上大阪大学的消息,我马上给她发了一封微信。 “祝涵,你要用自己不懈的努力开辟前途无限的美好! ”之后,我对儿子和媳妇这样说。 “你们夫妇,还有我们夫妇,我们要感谢涵涵。

如果结果不像现在这样,我们全家将面临太难的选择。 最大的可能性是辞去鹿儿岛大学的工作,在不安中努力,继续期待”

现在一切都这么美。

4月6日,商思涵将在异国他乡开始新的学习生活。 从此,大阪这座美丽的日本城市——阪大这所优秀的日本大学,在我们心中变得温暖和担忧。

而且,其实,我们已经不是第一次目送在国外学习的孙子们了。 2019年10月上旬,外孙陈若水去德国汉诺威学习时,大家心情都很平静,给人的印象不像这次那么复杂。

原因之一是陈若水出国时毕业于南京东南大学本科,不仅年龄大几岁,而且有四年离开父母独自生活的经历。 要知道,在国外的大学里,没有人能为你提供现成的住宿条件、独立的生活能力,这一点很重要。 二是她通过邮寄相关资料的方式被德国两所大学录取,自己最终选择了汉诺威之一。 出国后找学校、考学校没有难题。 第三个是没有疫情干扰的——,但想想也有点害怕。 如果晚了几个月疫情突然发生,可能去不了了。 档案里刊登了我们在大唐博相府酒店去陈若水郁行时的照片。 大家显然很轻松。 而且,后来在大唐博相府酒店把商思涵送到日本时,照片上的她,似乎有点担心。

表达一点心意。 商思涵在京都短暂学习的日本JCL外国语学院(加上在西安上网络课的时间,一共不到一年),真的非常感谢。

学校校长、老师的责任感、敬业精神,真的达到了卓越的水平。

一个在日本举目无亲的18岁女孩,能顺利、踏实地迈出她在异国学习的第一步,他们功不可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