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学生去韩国留学在萧山菜市场卖水产23年我被中国美术学院录取了

沈建江,1970年出生于萧山。

告诉沈建江

朱碧牛牛

01 要睡觉了,还穿着卖鱼的套鞋

凌晨4点,我开着面包车去水产市场进货。

人们看到我的货车都很惊讶。后面全是鱼,中间全是画。

我说这些画都是我画的。

很多人不相信。看我的手。这些又粗又笨的杀鱼手,怎么会画?

每个人都知道我是卖鱼的。我做销售已经23年了。

白天,他们在菜场看到我,我都在忙,穿着套鞋,戴着手套,杀鱼剖鱼片鱼……

卖鱼的会画画?这听起来有点疯狂。

我画山水画,参加过很多展览。

干我们这行的,每天凌晨4点就得去市场进货,一直忙到晚上7点..

一年到头都是这样。

我的生活分为白天和黑夜。我白天卖15个小时的鱼来谋生。

晚上画画3个小时,回归我的梦想。

其他卖鱼的,卖完了就回家休息。

他们睡觉的时候,我开始画画。

昨晚11点多才睡觉,发现脚上还穿着卖鱼的套鞋。

我正在画一幅90厘米180厘米的大画,我将捐献给胡翔美术馆。

我已经画这幅画好几天了。

02 儿子说,今天又吃焦菜啊?

每天凌晨3点,闹钟一响,我就翻身起床,进书房。

一个20平米的隔间,四周都是画,中间放着一张桌子——一个长方形的大木板放在一个木架子上,上面盖着一块毛毡布。

桌子旁边有一张多米诺凳子。凳子上有几个饭碗,每个碗里都有墨水。

毡上,有一幅水墨山水画。墨水还没干。它是昨晚刷的。

我仔细看了看,拿起画笔,蘸了蘸墨水,加了几笔。

房间里很安静,可以听到毛笔摩擦宣纸的声音。

凌晨四点,我拿出手机,拍了一张画,然后关灯,出门,开着我的面包车,赶到水产市场进货。

城市还没有苏醒,路上只有零星的车辆。

早上5点多,我把货拿到萧山育才农贸市场,老婆已经在摊位等我了。

我把货物一箱箱搬下车,和老婆一起整理货物,准备出摊。

顾客少的时候,我会拿出手机研究早上拍的画。

哪里需要添一笔,哪里还要再改改,都记在脑子里。

忙到晚上7点,回家陪老婆。

回到家,我让老婆休息一下。我走进书房,把我一整天都在思考的东西写在纸上。

画到晚上8点,大腿一拍,才想起晚饭还没烧,赶紧进厨房做饭。

我们的食物经常被烧焦,因为我总是在厨房和书房之间来回跑。

老婆对我说:“你真是废寝忘食。

我儿子从房间里出来说:“你今天又吃烧菜了?”

晚饭后,我回到画室,展开一张新宣纸,开始画画。

看着山川湖泊,在自己的笔下,一点点浮现。

这是我最喜欢的时光。

03 这不就是湘湖的山水吗?

我是萧山人,从小在湖南湖边长大。

一开门,抬头看湘湖的山,低头看湘湖的水。

母亲常说:“山顶戴帽子,雾来了。山盖了就要下雨。”

山山尖尖放晴了……”

大雨将至,远处的山峰乌云密布,烟雾缭绕,就像一座戴着帽子的山。

待到雨过天晴,山峰又重新显露出来了。

湘湖风光是一幅天然水墨山水画。

胡翔山水陈静/摄

我妈妈是农民,爸爸是砖厂的工人。

我在砖瓦厂子弟学校读书。

三年级的时候,学校开了书法课。

母亲给我买了笔墨,和一块橡胶砚台。

书法课上,其他同学在练习书法。我开小差,拿起蘸了墨水的毛笔,用水一洗,然后在白纸上轻轻一擦,浅灰色的墨水微微有些晕染。

我一看,这种雾蒙蒙的感觉不就是湖南湖的景观吗?

我还发现,用散落的刷头,在纸上画了几笔,很像山上的植物。

美术课上,别的同学用铅笔和蜡笔画画,我却用画笔。

过去我的艺术成绩一直很优秀。用了一把刷子,通过了,甚至失败了。

美术老师是历史老师,女老师。她戴着眼镜,上课很认真。

看完我的画,她说:“你这是什么画?天很黑。

04 为了一本书,我捡起了破烂

四年级的时候,我在新华书店看到一本马敏的书叫《画宝》。

它被放在一个玻璃柜台里,封面上只有四个黑色的大字:“马嘶画宝”。

阿姨说这本书全是国画图案。

很好奇想看看里面画的是什么。

我每周日都去新华书店看这本书。

我趴在玻璃柜台上,目不转睛地盯着它,想象着打开盖子,看到里面像湘湖一样的水、云、山、植被…

每个星期天,我都去那里,去了半年。

透过玻璃,看到那本书静静地躺在那里,就像在等我一样,我感到很满足。

最后有一次,助理阿姨说:“你每天看这本书,一定喜欢。我给你看看。”

我双手接过书,仔细翻看了一遍。里面有山,有石头,有树,有亭台楼阁……就像我想象的那样。

越看越喜欢,不舍得把书合上。

我真的很想买。

但这本书要一块多,那时候,棒冰才三分钱一根,五分钱可以买大饼了。

一美元多,对我来说是一笔巨款。

但是我真的很想拥有它。

我想来想去,终于想到个办法。

我爸每天给我几毛钱早餐,我不吃。省下这笔钱。

不上课的时候,我就去到处捡瓶子和废铁,卖钱。

攒了一个月,终于攒够了钱。

我激动得拿着钱,飞奔到新华书店,把《马骀画宝》买回了家。

我把书放在书包里,下课看,上课看。只要有空,我就复制上面的模式。

你买不起一张以上的宣纸。

父亲知道我喜欢画画,看到别人买了东西,就问他们讨包装纸(牛皮纸),拿回来给我用。

我一直保存着这本书。

05 装进木箱,藏在床底

1986年,初中毕业,在新华书店门口的宣传栏里看到,美术培训班正在招人学习国画10天,学费10元。

我回家跟爸爸说我要10块钱学画。

父亲说:“既然你这么喜欢,那就去学吧。

上课地点在萧山工人文化宫。

上课的是王不瑕老师,五十多岁,瘦瘦高高的。

看完我的画,他让我当班长,给我教室钥匙开门。

我的另一本书,王念慈风景画。

1987年,我从萧山技师学院毕业。

有一次,我去一位老人家,向他请教绘画方面的问题。

刚好老者的朋友来看他,朋友叫赵云林,是一位国画家,看我喜欢画画,便送了我一幅画。

1988年,我加入之江制药厂。

工资一个月80块,国画的材料还是挺贵的,我买不起。

加上自己也遇到瓶颈了,总画不出什么名堂,越画越没信心。

我慢慢放下画笔。

我把赵运林先生的画折叠起来,放进了《王念慈山水画》这本书里。

把所有的画册、画笔、印章,还有妈妈给我买的橡皮砚都装进一个木盒里,整齐地摆放好。

箱子上没有锁,所以我找了一根铁丝绕在箱子的锁上。

然后,把这箱东到床底。

9岁,在富阳鼓山

06 我只有一条路往前走

1997年5月,药厂倒闭,我下岗。

11月,我和妻子结婚了。她也是萧山人,比我小一岁,在东方宾馆工作。

1999年,老婆也下岗了。

我们只能靠打零工谋生。

99年,我在商业城铺地毯,技校的老同学来看我。

他说:“你可以和我一起做水产。一天能赚200块。你可以找到场地。

我在育才路上发现了一个市场,现在还在建。

等了一年,2000年9月,育才市场开业,我通过招投标,租了个摊位。

我把所有的积蓄——一万块钱都拿出来投资了。

8700交了租金,剩下1300买了一台日本产的电子秤。

该买的钱,还是找别人借。

育才农贸市场

前两个月,我一直在赔钱。

我没有足够的存货。看看市面上活的,一半都死了。

虽然有同学带,但人家也不可能每天都陪我去进货。

什么都死了,账单都不算。

夫妻也闹矛盾了,老婆还跑回娘家去了。

在我们菜场,做水产的都是夫妻,有时候有30多对。

菜场里一位老师傅说,这么做下去,这个市场里迟早有人要离婚的。

我压力很大,精神总是很紧张。

闹钟附在耳朵上。凌晨12点,闹钟响了,马上起床,骑车去西门。

小巴1点准时发车,开往锦江海鲜市场。

装货后,我会开车回来。

车是人货混装的,二十多个人,鱼、虾、蟹,全部挤在一起。

东西太多的时候,每个人的脸都压在窗户上。

凌晨5点,小巴返回西门。

我把货拉回市场,整理一下,5点半出摊。

忙到吃午饭,找个角落小睡一会儿,市场下午3点又会开门…

只是一天一天的过下去。

有一年冬天,凌晨1点多,我出去进货。

外面下着大雪,我穿着套鞋,拖着一个黑色的塑料筐。

塑料筐里装的是梭子蟹,前一天从批发商那里租的,拿回来可以退10块钱。

路上的雪厚到我的脚踝。我拖着蟹篓一步一步往前走。

回头一看,昏暗的路灯下,雪地上只有一排脚印。

又冷又硬,但我无能为力。夫妻下岗,儿子才一岁半。不管有多难,我都要继续前进。

一年下来,30多个摊位,只剩下五六个。

我们活下来了,还赚了两万块钱。

2006年,我咬咬牙,花了3.3万买了一辆皮卡。

不用再半夜去西门赶车了,每天可以多睡一个多小时,起床直接去市场进货。

日子一天天好起来,但新的问题又出现了。

07 一盆冷水,从头浇到脚

2012年是水产生产的第12年,没什么好担心的。

也有更多的朋友。今天打扑克,明天打麻将,每天都是这些活动。

菜场里一天要开两桌,老酒喝喝,喉咙梆响。

时间长了,觉得自己在浪费生命。

老婆也有意见,说“你可以找点兴趣爱好,别整天玩那些东西!”

她的话提醒了我。

晚上回到家,我把木盒从床底下搬了出来。

从1988年到2012年,这个盒子在我床下密封了24年。

在过去的二十年里,我已经搬了三次家。

很多东西都不见了,但这个木箱子,我一直保留着。

无论我走到哪里,我都把它放在床下。

我慢慢解开锁上的铁丝,打开盒子。里面的东西依然整齐的排列着,就像我二十多年前放进去的时候一样。

看着《马嘶绘画珍品》和那块橡皮砚,我感到有一种热乎乎的东西在我体内涌动。

摊开宣纸,拿起画笔,我画了一幅秋江归雁图。

秋江归雁

我老婆看到后,非常惊讶:“没想到你画得这么好。

我暗暗高兴。

老婆也说这么好的天赋不能埋没,得找个好老师给点意见。

我把赵运林先生给我的画镶了框,挂在我的起居室里。

2013年夏天,老婆告诉我,有个阿姨是我们的老客户。她和一位画家住在楼上,这位画家在萧山颇有名气。她可以帮我介绍她。

我很开心。我赶紧说,好,好。

第二天,我换上干净的衣服,挑选了一些满意的作品,左手拎着一个大西瓜,右手拎着一只乌龟,和姑姑一起去拜访画家。

社区在食品市场附近。步行五分钟就到了。我姑姑住在一楼,画家住在五楼。

这位画家70多岁了。

他看看我的画,又看看我。

我说:“我是附近菜市场的水产商,喜欢画画。

这几幅作品,请您指点一下。

画家叹了口气说:“国画不是一天两天了。

我也直说了,这个艺术蛮高级的,你们这种人不用学的,学不出来的。

我好尴尬,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临走的时候我说:“下次再问你。

画家说:“不要再来了。

“砰”,门被关上了。

感觉一盆冷水从头浇到脚。

明明是炎热的夏天,心却拔凉拔凉的。

大妈愤慨地说:“真丢人。

08 硬着头皮闯了进去

也许是上帝照顾了我。

2013年下半年,朋友在南门做水产。货用光了,就去找他补。

在南门附近,我看到一个“萧山农民书画协会”。

这个名字真的很亲切,尤其是“农民”这个词,突然感觉好亲切。

其他地方都嫌我档次不够,说不定可以去这里试试。

到了门口,我又犹豫了。我遇到的人太多了,我害怕再次被打击。

有一次,没考上。

两次,还是没进去……

几个月后的一天,我突然发现“农民书画协会”搬到了菜场一公里外的育才路。

你不能进去吗?

有一天,我又开车经过门口,心想:今天不吉利,一定要进去。

我停下车,推开木门,冒险进去。

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庭院,穿过回廊,进入屋内。

房间里站着三个人。

我问他们:“你们教画画吗?我在外面摸了很多头,就问你了。

其中一个说,王校长来了,你直接跟他说吧。

站在他旁边的王校长是个老人,穿着中山装,精神抖擞。

王校长听了我的经历后,热情地说:“我们是来招想学画画,但是学不起的人的。

不管是大学教授,还是农民,只要想学习,我们都欢迎。

王校长补充道:“我们是来为基层服务的。

我很感动。我握着王校长的手,向他表示感谢。

王会长说,书画协会有两个班,一个美术班,一个写作班。

不到一周,他就安排我参加了美术班,免费,还包括中餐。

我没想到,世界上还有这么好的地方。

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我的家人。

父亲很激动,说:“我们剑江终于有学画的地方了。

09 时间总是有的,就看你喜不喜欢

“协会美术班”的老师是中国著名画家、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赵。

第一节课,我给赵老师带了很多作品,有山水画,花鸟画,人物画。

赵老师语重心长地说:“一个人抱着三个西瓜跑到终点,可能一个都没有。

你抱一个西瓜,慢慢走,说不定可以走到最后。

我说:“我从小画山水,选山水吧。

从第二节课开始,我就专注于学习山水画。

每周日都有艺术课。

周末菜场生意最好,螃蟹要绑,鱼要杀,老婆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

美术课9点开始,我忙的时候已经10点了,就半路走进教室。

赵金奎大老师人很好。他知道我有苦衷,从来不谈我。

我也慢慢适应了。平时摊位上不卖鱼,只卖虾蟹。

虾比较方便,捞起来装袋就行,我可以把时间节约下来画画。

我成了“专业卖虾人”

上了半年的课,我给赵老师看了八幅画。

赵老师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说:“我们班最有前途的画家是沈剑江。

2016年萧山电视台拍我,说我是“鱼摊上的画星”。

现在我微信的头像是当时在电视上用手机拍的。

人是没得好看的,但下面有两句话: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

我觉得很励志,也符合我对中国画的理解。

中国画不是投机取巧,要靠积累练习。

我一个月画二十幅,除了吃饭睡觉卖水产,其他时间都在画画。

我要求自己,每一幅画,不管是好是坏,都要完成,所以落笔的时候很小心。

我保存着每一幅画,这是其中一个盒子。

中午市场顾客少的时候,我就找个空摊位,在上面放个泡沫板,练习题字。

有人叫我,“建江,来打牌。

我摆摆手说:“不空。

有人说:“鉴江,我们去看画展吧。

我说:“是空是空,什么时候走。

时间总是有的。看你喜不喜欢了。

你对一件事足够热爱,再怎么忙,你都会想办法挤出时间。

不喜欢,总是没时间。

10 纸币作画,卖鱼养家

2019年,我在展会上认识了王步霞先生,他的作品也在展会上展出。

王不瑕老师已经96岁了,还在坚持作画。

我说,我是沈剑江。三十多年前,我跟你学了十天画画。

王步霞老师还记得我。他说:“我们第二次相遇,真的是缘分。

我把地址给你,随便什么时间来,不管什么问题,我都给你解答。

过去一直在临摹作品,吸收古人的精华。

2020年,我开车出去,看到外面的景色很漂亮,我发现自己也能画出来了。

上午9点,在菜场忙的时候,自己开车去萧山南部山区。

看到美景,我把车停在路边,从写生架上搬了出来,就地作画。

如果时间来不及,我就拿手机拍照,回去再画。

萧山进化素描

我的面包车也很有特色。

第一排是驾驶室。

最后一排,去掉座位,用来装货。

中间这排,堆了很多画画的书,是我的移动书房。

汽车停在食品市场后面。当时是中午空,我就去坐在车里看书。

2020年11月,我的作品《西山雅居》代表杭州,参加宋论坛联合书画展。

在萧山的推荐书之前我拍了很多。

第一次在杭州入展,对我是很大的鼓励。

西山雅致住宅

我父亲今年八十多岁了。我们不住在一起,但是我爸爸每三天来一次,骑半个小时的三轮车,来找我,看我的画,评论我的画。

我把我的画挂在家里,举办了一个展览给我父亲看。

前几天,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来找我。他刚开始学画画,想问问我。

我说,你随时随地都可以来,我们可以互相学习。

画画是没有年龄的。不管你是老人还是小孩,人人平等。

中国美术学院风景写生高级研修班录取了我。

过几天,我就要去上课了。

那是我梦想的地方。

因为常年画画,右手食指上有一层厚厚的老茧。

干了23年水产,我的手上,也留下了不少被鱼虾刺伤的疤痕。

我开玩笑说我一手画画,一手卖鱼养家。

牛牛说:为梦想点一盏灯

3月3日去萧山育才农贸市场找沈师傅。

在菜场聊了一会,沈师傅开车带我去他家继续采访。

沈师傅的房子,墙上挂满了他的画,有些是连在一起的,而且不止一幅。

想找个插孔给电脑充电,找了好久都没找到。

好家伙,原来他家所有的开关和插孔,都是藏在画后面的。

沈师傅说,很感谢萧山农民书画协会。要不是遇到萧山农民书画协会和王柏根会长,他早就是个鱼贩了。

我很好奇,王校长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问沈大师:王校长是画家还是书法家?

沈老爷笑着说,没有,他只是爱好。

我就更好奇了,所以想去萧山农民书画协会看看。

沈师傅很热情,说开车送我去。

这是一个中式庭院,外墙种着一排红莓,正在盛开。

门口的牌匾上写着:“萧山农民书画院”。

穿着卖鱼套鞋的沈师傅推门进去,就像回到自己家一样。

我心想,这哥们还真随便。

慢慢走,等等我。

走过一条走廊,来到后院的一间办公室,终于见到了王柏根校长。

王校长穿着黑色外套,热情地迎接我们。

王校长说,他以前在农办工作,退休后就在家了。

他家门前有一条小河。村民们经常往河里倒垃圾,河水一天比一天浑浊。

不远处,还有一座石桥,桥上有人打架斗殴。

王校长很难过,想做点什么。

他想到有的农民家里会挂一些“天道酬勤”、“慈如止水”之类的书法作品。

王会长便突发奇想,希望通过书画,来提高老百姓的素质。

就这样,2009年,73岁的王会长开始创业,创办了萧山农民书画协会。

所有运营费用,都是王会长筹集来的,不够的话,王会长自掏腰包。

王校长有几个孩子?

王会长说:“把钱留给孩子,是他们用,不是我用。

我想把钱留给自己,用它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帮助热爱书画的草根们实现梦想。

王校长在书画教室

王校长的微信名字叫:书画盲童。

王校长说他根本不是画家,只爱书画。

取这个名字,就是为了提醒自己,永远要抱着一个学习的态度。

王校长说,来这里学书画的大部分人基本都和沈建江一样。他们在外面碰到头,找不到学习的地方,最后来找他们学习。

沈老师和王校长

告别了王校长,我沿着回廊走了出去。

我看到墙上挂着一幅画:耕田后舞书法,锄地时读文章。

我想这是对沈大师和萧山农民书画协会最好的诠释。

无论我们在哪里,从事什么职业,我们都有机会耕耘一亩心。

梦想没有大小,让它成为生命里一盏不灭的灯,照耀我们前行的路。

-结束-

沈剑江,清溪雅居

清溪山居的沈剑江

亲爱的读者们,我觉得这篇文章看起来不错。欢迎关注丑故事,看更多精彩的人生成长故事。

本文为丑女故事,未经允许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