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薛涌留学去(5)—-留美的中国学生真的接受了美国教育吗

留美,顾名思义是为了接受美国的教育。不过,这里有一个最大的讽刺是,留美潮失控会让留美的经验变成在美国接受中国的教育。

如果从教育的目标出发,美国大学招收外国学生是为了让校园文化更加多元化,使学生和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有更多交流机会,为日后全球范围内的互动做好准备。但是,在财政压力下,为了赚学费盲目扩招中国学生的美国学校,大多数在教育上乏善可陈,甚至严重缺乏应付国际学生的经验。中国学生在这种学校突然多得不成比例,不仅打乱了正常教学秩序,同时也瓦解了中国学生的“美国经验”。

我有一位朋友负责招收中国留学生。他明确建议校方注意控制中国学生的人数。为什么?他举例说,某校有一门课,30个学生中有29个中国人,这样的大学还能维持声誉和质量吗?上大学对美国人而言,不仅仅是听教授讲课,更重要的是和同学们互动,接触各种各样的人,形成多元的人际网络。这是日后事业发展的重要基础。在今日的网络时代,网上明星教授的视频教程多得是,网上大学也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大家花那么多钱来到校园干什么?一大原因是追求和同龄人共同成长的经验。如果30人的课有29个中国人和1个美国人,那这个美国人还不如到中国留学。

《纽约时报》的报道也大致证实了这一点。某校一门课开始时有35位学生选修,其中17位来自中国。上了几周后,只剩下3位非中国学生,基本上成了中国学生的课堂。美国学生跑掉的原因,据说是嫌课堂太安静。美国学生习惯课堂讨论,中国学生习惯死记硬背,大家彼此不适应。其实我觉得可能还另有原因。当这些没有经过录取办公室严格筛选、英语程度不过关的中国学生占了主流时,教授就不能用大多数人听不懂的语言来讲课。特别是对于缺乏和外国学生打交道的教授来说就更难了。有位金融和经济学教授抱怨:“一个学生不懂ascending的意思,这让我怎么办?他把问题搞错了。但我不知道他究竟是没有理解书中的内容,还是有语言障碍。”

教授不知所措,甚至不得不放慢速度,用过分简单的语言讲课,美国学生自然不耐烦,退课也就成为常例。美国大学招收中国学生,表面上是要多元化,实际结果却是单一化,变相地让中国学生到美国聚在一起,请一位美国教授讲课。这和在北京或上海的大学里请位外教来讲课有什么区别呢?留美还有意义吗?

大学的全球化不可一蹴而就。面对中国的崛起,哈佛、耶鲁等精英大学从20世纪90年始就进行了精心准备,比如增加与中国相关的教职、招收中国学生等。刚开始时,这些学校每年只从中国招收一两名或几名本科生,以后渐渐增加。十几年逐渐积累的经验,使这些学校更有能力“消化”日益扩大的中国学生群体。如今质量靠谱儿的美国大学不下数百家,如果认真准备,完全有能力应付中国学生的挑战。特别是纽约、波士顿、加州的一些大学,所在地区本来就相当全球化,各种人才很多,适应变化的能力相对更强。但是,一些偏远地区不知名的大学,在财政压力下突然扩招中国学生,最后就可能产生连自己都应付不了的后果。

《纽约时报》曾以特拉华大学作为核心案例进行了报道,该校的中国学生从2007年的8名突然跃进到现在的517名。我把这则报道拿给前面提到的那位负责招生的朋友看,他很形象地启发我:“你在美国生活十几年,和特拉华州的关系是什么?你大部分信用卡账单都是从那里寄来的吧。那里什么都没有,就是税低,所以信用卡公司全跑到那里建办公室。副总统拜登也是来自那里呀。”

他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曾经看过的《晚间喜剧》里一位笑星扮演拜登搞笑:“我来自特拉华州,那里简直是个地狱,是世界上最糟糕的地方。那里的人什么世面都没见过,没有任何野心和希望……”原来拜登2008年竞选总统时,为了表明自己理解民间疾苦,特别强调自己是代表美国最为荒僻穷困地区的参议员,没想到给《晚间喜剧》找到了口实。

这些当然都充满了偏见。事实上,特拉华州人口密集,工程师很多,人均收入也不低,而且靠近华盛顿,特拉华大学也是相当出色的大学。不过,由于这个小州长期“生活”在首都的影子下,确实在文化圈默默无闻。提起美国的高等教育,很少有人会想到特拉华大学。这个大学和地区是否能够很好地应付中国学生群体的急剧扩张,很让人怀疑。

如果大量中国学生出国是通过中介服务,那些提供“保证录取”的服务公司自然更喜欢和一些突然在财政压力下急需扩招中国学生的学校合作。《纽约时报》报道,某大学的教务长委托一中介公司到中国招收250名中国学生,并明确地告诉中介公司,学校财政困难,需要这些中国学生来填补财政漏洞。这类学校往往没有经验和能力为中国学生提供良好的教育服务,也不会把中国学生的利益放在首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