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治梅森大学经济学

上大学曾经是一个不争的必要选项:年轻人可以通过高等教育迅速提高收入水平,用人单位可以大量招聘高技能员工,社会整体素质也随着高等教育的普及得到了提升。

随着全球经济遭遇挫折,情况开始发生变化。在英国、美国等地,学费的涨幅远远超过收入的涨幅。随着大学毕业生数量的增加,学历在就业市场上也面临着巨大的贬值压力。芝加哥大学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56%的美国人认为大学四年不值得。

美国人对大学文凭的信心跌至新低。

独立研究机构芝加哥大学研究中心(NORC)最近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56%的美国人认为读四年制本科是一个糟糕的选择,42%的人仍然相信大学文凭的魅力,只有2%的人在这个问题上犹豫不决或拒绝给出说法。

芝加哥大学研究中心(NORC)的一项调查发现,56%的美国人认为读四年制本科是一个糟糕的选择。

2013年,53%的美国人看好上大学的选择,40%的人不看好;到2017年,49%的美国人认为四年制本科学位会带来好工作和更高的收入,而47%的人不这么认为。

现在美国人对大学教育的信心降到了新低。18-34岁的人对高等教育的怀疑最强烈,拥有大学学位的人对大学教育有一种新的厌恶。

“这些发现真的唤醒了我们高等教育界的人们,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一个响亮的警报。”美国教育委员会米切尔博士说。

米切尔博士将美国1.7万亿美元的学生债务和约60%的大学毕业率列为削弱公众对高等教育信心的两个最大问题。

从大趋势来看,美国公众对高等教育的怀疑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开始上升,并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加剧。乔治梅森大学经济学教授卡普兰认为,许多美国大学仍然在网络课程期间收取全额学费,这极大地伤害了支付高价的家长。由于网络课堂无法取代师生面对面的言行,大学教育的价值其实大打折扣。

一些美国大学毕业生负担不起学费。

报道称,美国学生激增也是导致大学入学率下降的因素之一。助学救助计划进展并不顺利,使得助学成为许多美国年轻人心中的一块大石头。

在这次最新调查中,有42%的大学学历者表示“不值得上大学”,比过去十年的两次调查都高出10个百分点以上。在过去的十年里,美国大学的入学率下降了15%左右,而包括学徒在内的职业教育市场却快速增长。

高学费和低收入是美国学生“用脚投票”逃离大学校园的直接原因。

丹妮尔托拜厄斯是俄亥俄州一名50岁的透析技师。虽然她一度获得了本科学位,但她仍然对大学教育失去了信心。

托拜厄斯的父母都没上过大学。她的父亲在克利夫兰的一家钢铁厂工作,母亲在一家面包店工作。两人都极力鼓励她上大学。她2003年从私立欧文学院毕业,获得学士学位,同时背负着8.5万美元的学费债务。

她在马厩干了几年,主要负责教职员骑马,然后她意识到自己挣的钱都不够维持生计,更别说还贷了。现在她已经成为一名透析技术员,在一家免费为她提供职业培训的医疗机构工作,年薪3.6万美元。

托拜厄斯说,她已经接受了她可能会在还清债务之前死去。

托拜厄斯只能偿还每月125美元的最低还款额,她的学生余额已经膨胀到145,000美元。她已经接受了没有还清债务就死去的现实可能性。

托拜厄斯的继子高中毕业,现在在一家杂货店工作。她建议她的继子仔细选择继续接受教育的地点和方式。“我建议他早点进入一个职业,或者去一个教授专门技术的学校。”

美国父母对上大学的态度很矛盾。

一方面,上大学的经济回报在逐渐减少,但另一方面,不上大学能找到的职业选择仍然有限,这让很多美国家长在教育方向上犹豫不决。

居住在俄克拉荷马州的47岁小提琴手埃斯基奇(Eskic)对于他7岁的女儿将来是否会上大学持佛教态度。

Eskic拥有音乐硕士学位,在多个乐团演奏,年薪约3万美元。他说,在音乐领域,大学学历已经成为一个必不可少的基本门槛要求。他有时候真希望能从头再来,所以他会选择一个不需要学历的焊工作为职业,因为他能赚更多的钱。

Eskic认为焊工比小提琴手挣钱多。

另一方面,如果他的女儿决定在学龄接受高等教育,他预计会支持她,因为没有其他选择。“有些领域没有学士学位是进不去的。我不是说这是对的,但事实就是如此。”

另一位美国网友表示,作为知识结构较老的一代人,我觉得自己无法帮助孩子选择正确的教育道路:“作为交学费的父母,我希望我们的后代取得最大的成功,但我们大多数人不知道如何引导孩子去探索自己的兴趣,或者让他们尽快接触更赚钱的领域。因为不知道什么专业比较实用,所以无法帮孩子选择学校和专业。最终,我们会把他们的职业前景交给大学老师。”

红星新闻记者徐帆实习生郑智

编辑郭宇编辑魏

(下载红星新闻,还有奖品!)

留学时间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如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可以联系客服处理。